璨辰凌风

50fo点梗点文

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重要的事要说三遍x
就cp加梗,写前二
我吃的比较乱嘛,随便什么cp都行x
王者全职
阴阳师的话,狗崽吧
顺便谢谢不嫌弃我更新慢一直fo着我的大家.比心

【all叶】恋爱课堂 [上]

*无脑欢乐段子,喻叶王叶还有等下再说x
*开学快乐啊

被喻文州和王杰希强行拉着进了会议室的叶修看着乖巧地坐在座位上的众人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所以说——除了文州大眼儿,你们怎么都这么配合?说吧,是不是你们一起出的点子,哥面子可还没这么大。”

“准确说我们只是赞同了他们两个的观点而已。”张新杰手里拿着的是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摊在前面的桌子上还真就做出了一副准备认真听课的样子。

合着都是来捧场的。叶修这辈子第二次站在所谓的讲台上感觉自己仿佛一个被诱拐的儿童——第一次站上讲台还是小学开学第一天做自我介绍的时候。

说起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情人节当天不知道是谁在食堂里抱怨了一句被秀瞎了眼,话题就从单身狗一路奔到了联盟的九成九的单身汉。

不巧的是叶修附近坐的是喻文州啊,叶修看着喻文州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的笑容就知道事情要不妙。刚准备扒拉两口饭飞速撤离,却没想道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喻文州和旁边的王杰希就似乎达成了共识,然后王杰希移了一个位置,把叶修夹在了中间。

得,这回就算走也得被他们按在座位上了。叶修到也无所谓,反正光天化日之下叶修自认为天不怕地不怕,谁坑谁还说不定呢。

“联盟单身狗这么多,不如叶队来做个贡献吧。”喻文州看了一眼王杰希,随后对叶修道。

“怎么贡献?把我自己掰成几百瓣儿给所有人配一个?别说八成都是实打实的汉子了,恋爱这事儿我还真帮不了。”叶修本着能推脱就推脱的态度随口回答。

谁不知道这俩人对叶修有点儿意思?大概全联盟只剩下叶修一个人天天沉迷于游戏,对外界的事不闻不问,活脱脱一个超凡脱俗的“活神仙”。

虽然喻文州和王杰希是竞争关系,但是机会还是可以一起创造的。照这个样子或许再过个半个世纪叶修也开不了窍,所以俩人一拍即合,达成了暂时的合作关系。

“最近的'恋爱课堂'听说过没?”喻文州开口,正要继续讲下去了却被叶修打断。

“就那个啊,上个课就能脱单,做梦呢。”叶修摆了摆手。“而且我这辈子还没讲过课呢,况且哥自己都没脱团,让我去讲课可没门儿啊。”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王杰希搭话道。“你想反正都是单身狗,作为领队你更有代表力。”

“我不觉得非我不行,等我们回去了让那谁,你们队的方明华来组织一个,那可是实打实的切身体会啊。”叶修耸了耸肩。“就算大老远的在苏黎世讲这玩意,我有什么好处?”

“唔…我让沐橙打电话给你弟弟把你的账号卡都锁起来了。”喻文州沉思了一会儿。

叶修有些头疼,想了想沐橙瞎参合的劲儿,觉得就算是编的现在让沐橙去打电话估计她也愿意。“得你们不就想变着法子整我吗?况且在哪儿讲啊,和谁讲啊?”

“就会议室挺好的,还有黑板投影。”

“我靠大眼儿你们这个都想好了啊,我突然觉得有一个词特别适合你们。”叶修顿了顿。

“臭味相投。”

“那就明天下午一点会议室见。”喻文州冲着王杰希点了点头,两个人端着饭盒就走开了,剩下叶修一个人坐在座位上一个人寻思着。

——讲就讲呗,咱有伟大的互联网,一搜不就完事儿了?顺带还能整整这俩小子。叶修一拍大腿,觉得自己为了账号卡还是相当舍得奉献的。

于是叶修当晚回去就拿id叫“你不要哈哈哈”的小号发了一个名为“被坑去讲恋爱课堂怎么办”的帖子,发布了悬赏,然后打开了荣耀不慌不忙地刷起了游戏。

不知不觉间过了十二点,叶修下了游戏一看,还真有回复。叶修本来盘算着要是没人回答那明天就躲着不出门了,反正自己逃记者会都轻车熟路,还用害怕逃个课吗?

叶修点开来一看,还是个长评。而且这哥们儿想法和自己意外的相似,整整一套怎么整人的方法清清楚楚地排列出来。

叶修看了一遍回了个谢谢然后关掉了窗口。教科书嘛,当然不用拿着剧本一条条念,叶修从长长的评论总结出了七个字“怎么露骨怎么来”,反正叶修自认为脸皮不薄,自己这么讲是一点都不尴尬,下面听着的人怎么样,那就不一定了。

——等着,看哥怎么整你们。叶修叼着烟,关了帖子继续打开了游戏。

殊不知喻文州那边从小窗给王杰希发了一个“ok”的手势。

——前辈,中计了呢。

【王叶】非现实性领域 [12]

叶修和王杰希吃了饭,草草置备了一些生活用品便回了家。叶修本想通知陈果他们一下,等拿到手机才发现自己竟是一个联系方式也没存过。思索了一下就找出了兴欣的官网,投了一份任务书,把自己安全的信息告诉他们。

叶修抱着王杰希的笔记本电脑,在床上盘腿坐着靠着墙,看着正坐在床沿的王杰希。

一把纯黑的匕首放在屋子中央,细碎的银光仿佛撒在水中的月光凝固在有些沉暗的空中——王不留行,无人不知的幻境,只停留在大多数人想象中的领域便被附在了看似不起眼的灭绝星辰上。

两人又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叶修抬手碰了碰不存在的银屑,想着专门为了让外面看上去这儿没人的假象和隔音效果,笑了一声看着似乎在等自己说话的王杰希。

“大眼儿啊——我说过没,你这个领域太适合告白了。”

“说过,所以我当时就告白了。”王杰希倒是回答地干脆,“要不我再告白一次?再确认一下我的心意。”

“唔…那倒是算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儿?”叶修耸了耸肩,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你可能不知道,之前在兴欣的那个叶秋不是我——虽然叶秋叶不是我名字。不过真的叶秋听过没?很久以前我和你说过的我弟弟,其实我俩是双胞胎。”

“……我也没傻到能把差这么多的两个人认错——你让他接管了嘉世?”王杰希挑了挑眉算是接受了这个勉强的话题转换。王杰希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劲,毕竟两个人性格上比样子差了不止一点。

“是的。苏沐秋——你还记得吧,当初也算是你的前辈?从'空白期'之后数第一次遇见他,他就和我说了一句话。”叶修伸手够了刚买回来的烟盒,拆开盒上的塑料包装袋,抽出一支烟在手里揉捏了一下烟尾。“他说离开嘉世,然后舍弃一叶之秋。”

“他还活着。”王杰希看着叶修手里的烟皱了下眉,但也没阻止。苏沐秋王杰希当然记得,说实话有一大半时间叶修和苏沐秋是在一起的——直到那场灾难前一个月,苏沐秋失踪了。

“死了,但大概在某种意义上还活着。”劣质的塑料打火机清脆地响了一声,叶修把烟叼在嘴里。“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把自己亲手铸就的荣耀全部推翻——但是我只能相信他,别无他法。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就是苏沐秋,还是那个苏沐秋——所以我让叶秋接手了。”

“……为自己的荣耀安排的葬礼。”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这个话题太过于沉重,同样作为领域持有者的王杰希或许更能明白亲手打拼下来的一方领域的地位。“嘉世现在还没有关于你的消息,依然停留在你出战神之领域。”

“快了,他们要观望一下,毕竟我还是他们心目中的神,也许会复生也说不定。”

也许自己根本无法想象叶修经历了什么。王杰希揉了揉眉心,思绪乱成一团——突然出现的叶修和他带来的更多谜团缠绕交错。“你说第一次见到,那第二次见到呢?”

“就是我来这儿之前。本来只想去神之领域装装样子想个办法断开和一叶之秋的联系,然后我看见了苏沐秋。”叶修深吸一口烟弹了弹烟灰。“我没法视而不见,跟着他去了神之领域正中央。那不是苏沐秋,是一个暴徒,对权利极度渴望的暴徒。”

“反正大概就是在我差点死了的时候,苏沐秋回来了——他们都存在于一个身体里。你猜发生了什么?”

“……”王杰希没有发声只是等着叶修接下来的话。王杰希看着叶修偏着头看着他,食指指腹按在自己胸口,一直往下划,直到小腹的位置。

“他杀了我,把太刀形式的千机伞插在我胸口,笔直往下切。”叶修笑了声。“我真的觉得自己肯定要死了——大概的确也死了,但是下一秒他把所有的生命力和千机伞交给了我,和我说去看看嘉世的那个任务箱,把我送出了神之领域。”

“他清楚只有死过一次才能完全与领域断绝联系,所以让我替他再活一次。”叶修手指扣上领口纽扣,一个个向下解,直到最后一个。指尖在刚才的地方再次划过。“谁又能想到一点伤痕都没有的这儿其实被捅穿过?我有的时候就在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经历过这么多事情。”

王杰希牵住叶修手腕,在人手背上落下一吻,又俯身凑近人在人额头上落下一吻。

“…辛苦了”

“唔…不小心正经了。”叶修深吸了一口烟,把剩的不多的烟捻灭在烟灰缸里。“要说的我都说了,你知道的不用这么着急讲给我也行,不过我在找一个东西——”

叶修把怀里的笔记本电脑递给王杰希,屏幕上是那封来自苏沐秋的任务和一个被称为“pandora's box”的木盒的图片。

“不说不确定了吧,我也就说明白了,这肯定是一个陷阱——说实话苏沐秋哪读这么多书还懂英文?不过目前线索只有这一个了。”

叶修把笔记本推开放在一边,手掌盖在王杰希眼前,双唇附在人耳边。

“那咱只能闭着眼往里跳咯?”

————————
我更文了我更文了我更文了我更文了我更文了
被考试考傻[。]

【王叶】非现实性领域 [11]

这章就看着玩儿好了.老夫老妻的日常【划掉】
——————————————————
正文

叶修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睡乱的头发,看着窗外升到正空的太阳。

“醒了?”王杰希靠在门框边,手中铁匙与玻璃杯碰撞发出叮当的响声。

“没去微草啊。”叶修坐起来靠在床头上,“我还以为只有我翘班。”

“午休。早上去请了假。”王杰希走过来俯身将杯子放在床头,从一旁衣柜拿下几件衣服。“先穿着,你的衣服扔洗衣机了。”

“我怎么感觉今天的大眼儿有点不对啊。”叶修接过衣服。两个人身高差不了多少,衣服倒也是合适的。叶修套上衬衫,“有种忧郁小王子的感觉。”

“……”王杰希一时语塞。“童话还是少看点比较好。”
“大眼儿,我没开玩笑。”叶修低头系上衬衫领口的扣子。“你在自责?”

“没有。”王杰希坐在床边,顿了顿道。“要吃点什么?”

“真的?”叶修看着王杰希。“我想,你骗不过我的。”

一时寂静。王杰希看着叶修的眼睛——自己或许在他真的什么都藏不住,又或许不想在他面前藏住什么——每次叶修总能准确的捉住自己故意留下的一点漏洞。

当王杰希渐渐从失而复得的喜悦中平复过来,看着叶修凌乱的垂在额前的碎发下掩着的有些苍白的脸,猛然间发觉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太
过了——叶修是带着对自己的信任来找自己的,而自己呢?大概只有些零落的希望的碎片藏在心底。

王杰希看着叶修疲惫的睡脸——自己本就不应该心存怀疑。王杰希从床边离开,也没去哪儿,只是在楼顶天台呆了一会儿。他说了谎。带叶修回来那天晚上,王杰希就已经交代了高英杰,让他暂时管理一下微草的各个事物,至于原因倒也没太细说,但是看着王杰希身后的叶修,也就没多问。

王杰希有些心烦意乱,靠在栏杆上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再醒过来发现已经天亮了,才回到房里。
王杰希错开视线。“叶修我不应该…”

话说到一半,叶修站了起来,食指搭在王杰希的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王杰希,你听我说。没有猜疑的爱只是一种盲目的信仰,至少我认为,至死不渝的爱只存在于幻想之中。”叶修道。“我从来没有恨过你猜疑我,甚至连我自己来之前都在想——我到底现在还喜不喜欢你。我想了很多,毕竟过了这么久了,什么都会变的。”

“但是我发现啊,这四年多什么都变了。时代,科技,甚至人心都变了,除了我还喜欢你。”

“如果你来了发现我对你只有恨了呢?”王杰希问道。

“那就当做是我把你忘了这么久的惩罚。”叶修耸了耸肩,“我懂,大不了少一条命。我有时候也想先考虑一下自己——把所有的一切错综复杂的问题都抛在脑后,然后再看一次自己喜欢的人的脸。无论什么时候都以大局为重是会压垮自己的,我偶尔也想任性一下,如果我死了,这些问题也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了。王杰希,你身上压的担子太重了,我没法让你也扔下这些,但是我想至少让我不要也变成你负担。”

“所以啊,作为补偿,请哥吃顿好的,我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你了。”叶修拿起床头的咖啡喝了一口。“这么苦有什么好喝的。”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就着叶修的话茬说了下去。“那是你不喜欢喝咖啡。”

“行行行,不懂你。原来那家店还开着吗?”叶修站起来穿上裤子,走到镜子前理了理头发。

“开着,大中午的吃早餐?”王杰希看着要出门了,拿着不剩多少的咖啡索性一饮而尽。

“就是中午才去吃啊,早上排队多挤,还吵。顺便再体验一下本地土特产不挺好。”叶修走到冰箱前翻了翻,许久才拿出一块巧克力。“啥也没有啊这。巧克力还放冰箱?”

“我平时也不吃,而且天热了容易化。”

“走吧,我要饿死了。顺便买点儿东西,总不能都用你的
啊——虽然也不是不行。”叶修扯开包装,叼着巧克力向王杰希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

“回来咱可是还得干大事啊。”

【王叶】非现实性领域 [10]

正文
铁锈味弥漫在些许潮湿的空气中,昏暗中寂静的吓人——这真不是个适合长久待着的地方。叶修仰头看着有些裂缝的天花板,墙角已经结上了蜘蛛网。

其实那天叶修就已经看到王杰希了。叶修后来是被另一个从本部赶过来的人带走的。叶修看着他有点脸熟,大概是见过一两面罢,不过对方到是一副根本不认识自己的样子——这倒也算是正常的事,认识叶秋的脸的人,估计也就只有嘉世的那一部分人。

叶修被戴上了手环——那是能限制异能的最新研制出来的玩意,不得不令叶修赞叹科技发展的迅速。叶修搭着车,一路从边境行驶到了中心,径直来到了总部。

叶修甚至还依稀记得王杰希刚刚见到自己时微微瞪大的双眸露出的惊讶的神情。

那个人一时间仿佛忘记了想要盘问自己的一切话,就这么看着自己看了三秒,直到旁边的人小心翼翼地开口,王杰希才从座位上站起身,叶修看着王杰希,看到王杰希的嘴唇开合。

是你。

叶修笑着,看着一时间窘迫的王杰希。

不是我是谁?

一时无言。旁边的那人估计差不多已经看懵了,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问出来。到是王杰希先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挥了挥手,让那人将叶修关了起来。

这一关就是三天,这是叶修大概估计出来的。叶修的手被高高的用锁链悬在墙上,脚尖刚好能够碰到地。但是估计相比墙上这些干涸的血迹的主人,叶修算是再幸运不过的了——那个人把自己带来这儿,把自己吊了起来,然后在一旁的桌子上放了一杯水,之后的整整三天里那扇大门从没有人碰过,叶修像是被遗忘般地一个人留在这儿。

不过想让他忘他也忘不了吧——也真能忍。叶修眼前有些头晕——没有人来自然也没有人给吃的给水喝。

铁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在耳边。

真是想着谁谁就来了。叶修偏了偏头,开口想说些什么却被喉咙的灼烧感硬生生地压了回去。

“终于不逃了?”王杰希看着叶修。

叶修指了指被放在一边的水杯——刚好放在手碰不到的地方。

王杰希顺着叶修的手指看过去,拿起水杯向叶修走了过去。

叶修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的要求竟这样就能被满足了,不过很快叶修就不那么惊讶了——王杰希举着杯子,将水一饮而尽。

就像不会这么好心。叶修心里腹讪道。

而下一秒王杰希竟是手钳上了叶修的下巴略微抬起,唇凑了过来,舌带着留在嘴里的水撬开了叶修的牙关——被含的温热的液体淌入叶修的嘴中,而更多剩余的却是顺着叶修的嘴角淌了下来,留下了一道透明的水渍。

叶修有些断片,或许自己的表情和王杰希刚见到自己时差不多吧。但略微减轻的灼烧感让叶修好受了不少。王杰希的眼睛半闭着,睫毛刮在叶修的脸上有些瘙痒的感觉。

王杰希的舌依旧在叶修的口腔里掠夺着,伸手去拿钥匙把叶修手上的锁链解开。叶修的腿长时间站着从麻木已经到了没有知觉,身子向前倾倒在了王杰希身上。

叶修回过神来,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双手搭在王杰希的肩上任对方的舌在自己的嘴里肆意动作。

王杰希放开叶修,用指腹抹去了对方嘴角的水渍。“现在能说话了吗?”

“大眼儿啊,矜持点。”叶修清了清嗓子,声音还是沙哑的。“还是和五年前一样。”

五年前,王杰希十九,叶修二十一,两个人正是最轻狂的时候,正如所有恋人一般,这场恋爱定然是肆无忌惮的。

“……”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叶修的眼睛,“所以说,你还记得。你并没有受'空白期'的影响。”王杰希本来以为自己时唯一一个有那一年的空白的记忆的。

准确来说,是六年前,中心领域附近一秒前还在眼前飞驰的汽车和足以照亮夜空的广告灯箱的亮光骤然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末日般的景象。建筑的碎石下流淌着满地的鲜血,钢筋混凝土的废料铺满了整块土地,无数生灵被掩盖在了残垣断壁之下。

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这是一个突然降临然后又突然结束的末日——不发一丝声响的带走了数以万计的生命。

但是事实又不是这样的。免受灾难的外围的群众发现,不论是墙上的日历,报纸上的日期,甚至是牛奶的生产日期,这并不是突如其来的灾难,而是持续了一年之久的灾难。

没有人能够想起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就仿佛睁眼闭眼过了一个要上般。但是又过了一个月,坍塌的废墟又被土壤所覆盖,所有的一切的关于这场灾难的证据全部都被掩盖在了泥土之下。窜天的大树一夜而起,迷雾包裹住了成片的森林。

城市再次兴盛了起来,数以万计的人曾经探求过这一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却从来都是无果而终。
这不是属于人类的力量——于是这个地方就有了它的名字——神之领域。而那段灾难的记忆被命名为“空白期”。

叶修当然也不例外——直到那之后一年,叶修见到了苏沐秋——无数零零散散的记忆碎片。零星的记忆仿佛充斥着叶修的脑海。叶修第一次对'空白期'所失去的记忆如此害怕——自己到底还忘了谁?那些至少本该有人纪念的人,如今在至亲之人脑海里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自己那一年又做了什么?没有人能告诉叶修,因为他们也同样不知道。

叶修仿佛发了疯一般寻找着苏沐秋——那是唯一的线索了。终于,四年后,苏沐秋又一次出现了,而这次,他把太刀形态的千机伞狠狠地戳进了自己的胸口。

叶修本以为自己要死了,生命仿佛正在从自己指尖溜走——然而并没有。长刀带着鲜血抽出,苏沐秋如失踪之前那般笑着看着叶修,然后叶修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之后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却是张开在自己头顶上的千机伞。

叶修想起来了,想起来自己最后那一刻拿着却邪,浑身浴血,矛尖正指着王杰希的咽喉。血线弯曲的顺着人脖颈流下。

不,不要!叶修的手颤抖着——叶修看着眼前写满不可置信的人——这不是我,这不是我做的。然而并没有声音能发出来。

最终,叶修的手堪堪停住。叶修木讷看着成片的尸体。

什么是绝望?大概这就是了。

“叶修,你和我说,那件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王杰希垂下眼眸,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过度用力的指尖和掌心泛着白。

“其实那段记忆我刚刚才找回来。”叶修苦笑了一声。“不过我可以保证,那个绝对不是我亲自做的。我说我身体自己动起来了你信吗。”

“叶修,你认真的?”王杰希抬起头,“不要哄我。”

“当然是真的了,所以,我想起来了,我就过来了。”叶修道,“你不相信也没关系,就当我来看了你一次,这样我也不会太愧疚。然后我会把真相找出来,放在你面前让你相信。”

“叶修,你是不是太自说自话了。”王杰希觉得自己糟透了。自从见到叶修的一瞬间,爱和恨不断的交织在心头——那是可以逼疯一个人的。往事走马灯般的一幕幕放映着,最终却定格在那个浑身沾满了鲜血却依旧挥舞着死神的镰刀的男人的身上。王杰希努力的说服自己——那不是叶修,可是记忆中的脸清清楚楚,和眼前这个男人一摸一样。

王杰希自认为自己还算一个比较沉稳的人——可所有的一切都不包括一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冷静的对待。

叶修。

那是一个能让他所有的伪装全部暴露出来的人。

王杰希很怕,怕见到叶修,然后又嬉皮笑脸的把自己的最后一丝幻想也变为粉糜。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人的逃避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推向绝望。王杰希在来之前想了很多,如果是叶修做的,哪怕他杀了这么多人,自己又能怎样?但是王杰希知道,无论如何自己对叶修下不了手。

“我说过,我永远会相信你,相信你所说的一切。”王杰希看着叶修。“我一直在告诉自己,那一定不是你。然后现在我得到了你的答案。”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叶修亲口说了出来,告诉了王杰希,这不是他做的。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王杰希想。叶修回来了,告诉了自己寻找了很久的答案,这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王杰希俯身把唇贴在叶修耳边低语。

“叶修,欢迎回来。”

————
大眼儿出场了啪啪啪啪撒花完结[划掉]
写自己吃的cp就是爽x
悄悄地说自己还是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和小粉丝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