璨辰凌风

【王叶/叶王】假如有一只长生猫(下)

猫为第一视角
我终于没有坑xxx
叶王王叶无差

———一个正文分割线———
下雪了——细碎的,不太成型的雪花在风的吹拂下送到了窗上,随后被屋里于它来说过高的温度化成水珠,凝成水滴,落在窗沿上。
几乎从不出门的我总是透过这个窗户得知所有有关四季的变化。对了,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雪——我是指在这个家里第一次见到雪。上一年的冬天温度不算太低,因此真正像样的雪也就落了一次,那时的叶修还没有离开。
思来想去,看到上场雪似乎又不是因为这扇窗,因为我当时大概正趴在窝里,又或是在忙着什么其他的事。
脚步声在楼道里响起,随后便是钥匙串碰撞声和开门声响成了一片。
叶修回来了——叶修总是比王杰希回来得早些。虽说我清楚地知道,但还是“猥自枉屈”地迈开步子前去查看一番。
门外的寒气措不及防地和我撞了个照面,我有些后悔这个亲自出来迎驾的举动,但随即便看到了叶修厚重的羽绒服上肩头那些细碎的雪花,将融未融变成了近乎透明的。
这个毫无意义的画面不知道怎的兀地出现在脑海里,这之后再向外看去外面便渐渐变得银装素裹了起来。
夜幕总是准时地、无法反抗地降临,我走到正坐在客厅里低头看着笔记本屏幕的王杰希身边,蹭了蹭他的裤脚,示意不远处的食盆还空空荡荡的。
王杰希抿了一口茶,弯腰在我的头上胡乱摸了几把,眼睛却是丝毫没离开过屏幕。
大概是要到年底了,所有的工作都该有个结果。行吧,人类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哪怕是给猫加点粮的时间都没有。不过好在王杰希没有拖欠猫粮的习惯,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区别,于是我便也懒得死缠烂打,只是颇有些扫兴地窝在他脚边,尾巴晃了两下又垂在了地面上。
键盘敲击的声音和屋里适宜的温度慵懒地让人昏昏欲睡。而正当我半眯着眼睛看着窗外渐渐沉下来的天色时,门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以至于我被吓了一跳,颇有些责怪地看向门口。
王杰希站起身来理了理没怎么认真打理的头发,应了一声走了过去。
家里说不上经常有客人来,但也不能说没有人来。来的人总是西装革履手里拿着一个又一个文件夹。但这次明显王杰希也不知道来的是谁,只是匆匆整理了一下衣领,桌上的笔记本和喝了一半的茶还像原来那样摆在桌上。
不知怎么地我又想起了当初和我扑了个满怀的寒意,便决定这次还是在门口三米以外远远地观察。
只要有人在家的时候王杰希一般是不落锁的,门通常只是随手带上,所以开门便省去了找钥匙串,把钥匙塞到锁孔里等等一系列复杂而又繁琐的动作。
果不其然,冷风在开门的那一刻从门缝钻了出来,随着门完全打开愈演愈烈。
王杰希愣住了,仿佛那些幼稚动画片中被冷风一吹便变成冰雕的那种不可思议的情节。
我躲在王杰希身后,视线被挡地严严实实。都说好奇心害死猫,既然我也是猫,那这一点好奇心还是要有的——这是作为猫的最基本的尊严。
我迈开步子,而当我看到来的人是叶修的时候,我也楞住了。
他太久没有回来过以至于我突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俩,不,我们仨就这样无言地对视了半分钟,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直到叶修开口。
“怎么样先让哥进去啊,这破天太冷了。”
直到这时我才想起来回头看看王杰希的表情,而事实却是让我出乎意料——他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惊讶,又或者是单纯地挑挑眉,而只是像平常那样,几乎可以称为波澜不惊地看着叶修。
真难想象刚才叶修看着这样的王杰希看了半分钟,换做我,怕不是早就浑身不自在地想要落荒而逃了。
叶修没有等到王杰希的答复,绕过挡在门前的王杰希自说自话地进了门,轻车熟路地走到厨房拿出了被子,在水龙头下冲了两下,从暖水壶里倒水捧在手心里,坐在沙发上。
“外套给我。”王杰希关上门,看着叶修,终于在又一个漫长的半分钟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行行行哪来这么多规矩。”叶修撇了撇嘴,还是把沾着一层雪花的外套伸手递给了王杰希。
王杰希伸手接过外套挂在衣架上,不小心抖落的雪花儿在碰到地面的一瞬间化成了水珠。
“去哪儿了?”王杰希拿过自己的茶杯,坐在叶修对面。
“回家了呗。”叶修耸耸肩,对于王杰希这个无聊的问题表示不屑。
再一次的沉默让我怀疑这绝对是所谓的“尬聊的最高境界”。
太阳总算是完全沉了下去,路边的路灯取而代之地发起了光。夏季的大排档早在秋季就收了尾,相比较于啤酒杯碰撞的、人们肆无忌惮地谈笑的喧嚣而言,冬季显得冷清了不少。
这样一直沉默下去总不是个办法,正当我思考着要不要大义凛然屈尊纡贵地做一次暖场小能手时,叶修突然的开口让我继续趴在茶几下的地毯上。
“然后顺便出了个柜,把老头子那个气得,当场把我赶出来了,于是我现在无家可归了。”叶修把捂手的杯子放在桌子上。“反正我走了以后吧,就觉得不成,这日子不成,哥谈个恋爱又不是为了开开心心过段时间,然后吵架分手伤心欲绝,那妥妥的赔本生意啊。所以,大眼儿啊,你看看,再和我凑合凑合成不?”
“……。”王杰希就这么看着叶修没说话,但这一刻我不知怎么地,清楚地感知到王杰希投降了——不是高举双手的投降,而是比这更要彻底的,完全的,对于之前每天锲而不舍地灌输自己“没了他依旧很好”的思想,并且坚定地认为这就是事实的自己,投降了。
所有的以前的自欺欺人在这一刹那都变成了无用功,压抑了太久的感情在一瞬间统统涌上了心头,仿佛在喧闹着,大声宣布着,自己就是喜欢眼前的人。
“那大眼儿你考虑考虑,等你考虑好了,记得把在外面流浪的我叫回来啊。”叶修起身,低头似乎是看见了我,在我头上糊了两把,带着些还没驱逐干净的寒意。
“叶修。”王杰希叫住了刚拿起外套的叶修,叹了一口气。“你还知道回来啊。”
“你知道回来还想着走?能耐啊你。”王杰希笑了一声,看着叶修。“行了我知道你没想走,就等我这句话呢。”
“行啊大眼儿半年不见情商高了嘛。”叶修把衣服挂回了衣架,然后余光又一次瞥到了我。
“咱儿子越长越好看了啊。”
这熟悉的眼神——我见势不妙刚准备溜走,就被叶修兜着我的肚子一把抱在怀里,仿佛有一种不把我撸秃不罢休的精神。
谁是你儿子啊。我翻了个白眼,心里吐槽,反抗了两下从人臂弯里钻了出去跃到地上。
呵,果然,不管怎么说,人类都是这样的幼稚呢。
总而言之,王杰希和叶修就这样重归于好了。
叶修在春末踏着夜幕走出了这里,又披着初雪踩着夜色回到了这里。四季依旧这般轮流交替着,普华无实地按部就班地一步步前进——除了偶尔突然降临的大雨又或是像这般过早来临的第一场雪。
你问他俩之后的故事?还请参考各路恋爱小说。

“原来自己所期待的生活不过是这么简单——活着和你。”

【王叶/叶王】假如有一只长生猫(中)

以猫为第一视角
可能有bug,捉虫是非常欢迎的!!!
王叶叶王无差

啊…昨天拿到中考成绩了有那么一点颓废,所以,迟一天的大眼儿爸爸生日快乐!!成年了!!

———一个正文分割线———

燥热的夏天总是从只要一开窗,便常常措不及防地和独属于这个季节的、潮湿的、似乎带着水汽的空气撞个满怀的梅雨季开始——当然,这年也不例外。
连绵的雨淅淅沥沥却又不肯下个痛快,缠缠绵绵地像是不愿离开的样子——而叶修此刻正靠在那客厅的落地窗上,外面是属于繁华都市的让夜晚的天空亮了几分的灯红酒绿。雨滴在打在他身上的前一秒撞上了透明的屏障。他叼着烟,右腿大腿微微曲起,脚尖点在落地窗底端。
而王杰希却只是低头,手中勺子和玻璃杯碰撞,咖啡味儿混着玻璃和金属制品的清响和不远处墙上挂钟分针一步步挪动的声音交织。
安静地简直让人压抑——心大如我都看不下去了。我试图打破这个局面,径直走到叶修脚边——谁知还没住脚,就被静止太久以至于我早就忽略了叶修会动的可能,而事实上却出人意料突然落在我身旁的脚吓了一跳,不自主地往回缩了下身子。
“就这样吧。”突然被打破的沉默太过于令人心惊胆战而又意外得、不合常理的萧索,以至于我清楚地记得叶修是这么说的。
“一切都结束了。”
叶修第一次在王杰希在场的情况下亲自掐灭了烟,随手将剩着大半截的烟尾丢在茶几下的垃圾桶里,和每次来时一样,只身一人从王杰希眼前路过,然后开门,关门,留下一声声脚步声,最后消失地不见踪迹。
所有声音都停了,除了秒针依旧不识趣地规规矩矩地挪动。
我看见王杰希就像赴宴却来迟的客人罚酒三杯一般,把手中在初夏却依旧冒着白色水蒸气的咖啡一股脑儿统统灌了下去,随后站起身,打开厨房排油烟机旁的柜子伸手拿下了猫粮的袋子,拎着袋子弯腰给我的食盆里加了近乎溢出来的猫粮,最后进了他的卧室。
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神色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那倒也是当然,毕竟这个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和一个不会说话的猫。
第二天王杰希便和往常一样在刚刚褪去夜色的清晨起床,洗漱,穿衣,开了袋牛奶配着昨天买的面包作了早餐,然后给我加粮,弯腰摸了摸我肚子上的毛,一如平常地出了门。
我甚至几乎要怀疑自己的记忆,除了王杰希连着两天把一整袋猫粮都放在了食盆旁边而不是柜子里。
我不知道王杰希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叶修为什么离开,但是日常仍旧是令人熟悉的那个日常,和当时不识时务的秒针一样规规矩矩、安安分分地进行着。
我的粮还是和往常一样从来没少过,我的窝也没被王杰希一气之下当做废品给蹂躏了,所以我的生活依旧是令人满意的。
王杰希和叶修分手了,这是傻子也能猜出来的事实。我曾经猜过王杰希有没有因此哭过,但转念一想画面太过于恐怖,因为他又完全不是这种人,看似稳重并且富有担当的他骨子里却是近乎于幼稚的傲气。
叶修的东西王杰希一件都没有动过,毛巾,牙刷,甚至是属于叶修,却不常被叶修光顾的那间卧室。一切都如同之前的模样,仿佛叶修只是去出个远差。
但是叶修却是再也没回来过了。
我从未发觉过少了仅仅一个人能使气氛变得如此冷清,使盛夏过出了秋天的萧条,虽然一切乍看之下都是和往常毫无区别,并且井井有条的。
叶修在我的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消失在了王杰希的生活里。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在别的地方相遇过,但此时叶修在我眼前便是人间蒸发了一般。而王杰希仿佛也像是失忆了一般,把一个人的生活过得理所当然。
你问我王杰希到底在不在意叶修?
那我的回答便是不在意——除了他总是多看几眼关于叶修的新闻,在听到叶修的名字后下意识地抬头,还有把叶修的联系方式在手机里删删存存了好几遍,即使早已经把它记在心里,即使根本不会再去拨打这个号码。
真是矛盾的人类——喜欢就追,追不到再想办法,却因为心里的一分毫无道理的执着,又或者是小性子,自认为完全不需要对方,生活一个人也可以很好,却殊不知此时的一举一动,还依旧透露着那个人的影子。
这也是我觉得人类总是自作多情的原因——他们总是不肯简单,率直地正视自己,总是过高的看待自己,认为自己具备种种根本不具备的伟大的品质。
我一度以为叶修再也不会回来了,直到繁茂的叶子又一次落在土地里又消失地无影无踪,唤来了比往年更早的第一场雪。

【王叶/叶王】假如有一只长生猫(上)

猫为第一视角
又是一个短篇x
大概是日常
王叶叶王无差

———一个正文分割线———

那时是深秋,落叶归根的季节,我看不懂那些纷纷变了色的叶子到底有什么好欣赏、值得赞美的,只记得我当初是被一个穿着风衣的人从那生着铁锈的、挤满了流浪猫,对于人类来说充斥着难闻气味的笼子里被抱出来的——不过这对于我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事,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睡觉。活得久了那些追求便也显得毫无意义——只要饿不死,冻不死,不过是不停地换着地方漫无目的地活着而已。
他便抱着我走了一路——对了,后来听他们说,这个人,姑且算是养我的人,大概是叫王杰希。他在公寓门口停下脚步,一手抱着我一手有些费劲地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扑面而来是屋子里淡淡的熏香味儿。
我打量着可能日后要生活一段时间的地方——房间收拾地算是干净,偌大的屋子客厅的灯在渐渐降临的夜幕里亮着,落地窗外除了染着夕阳金边的彩云便是一座又一座死板、呆滞的高楼。
他四处看了看,大概不打算把脏兮兮的我直接放在房间里,便还是抱着我敲了卧室的门。
“——我回来了。”
我记得他是这么说的,对着那个叫叶修的人。我这才意识到这空阔的房子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叶修没开灯,电脑屏幕映在他的脸上泛着光。王杰希顺手开了灯,然后上前把人正叼着的烟掐灭在一旁。
叶修应了一声,头也没回,这时我似乎应该向他宣誓一下我的存在,但是想了想喵喵叫两声又着实是一个麻烦事儿,便依旧什么都没干,只是懒洋洋地摊在王杰希的怀里,也不在意把他干净整齐的衣服蹭脏弄乱。
后来便不记得叶修是什么时候把眼睛从屏幕上移开来,也不记得他第一眼看到我到底是嫌弃还是惊讶还是两者皆有又或是毫不在意,只记得是叶修把我抱到了浴缸里。
讨厌的水。我呲了呲牙,但并不打算像别的猫那样抗议到底——那不过是白费力气。王杰希现在浴室门口看着我,又或者是看着叶修和我。我甩了甩尾巴,却没想到这成为了极具攻击力的一甩。
水花顺着尾巴尖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然后漂亮地甩在了叶修的脸上。
“…大眼儿啊。”叶修伸手抹掉脸上的水珠,抬头看着不远处的王杰希,颇有一番抱怨的意味。王杰希笑了一声,看着有些狼狈的叶修,走过来帮他收拾残局。
总之,除了那个意外的一甩,这次被他们称为“洗澡”的令人厌恶,不,令我厌恶的行动进行地还算顺利,除了本来准备给我擦干的毛巾,被王杰希拿了去给叶修,擦了我刚才甩在他身上的水,收拾了我的烂摊子。
被吹干后我终于有了四处乱跑的自由。对了我似乎还没有说过——我长了一身黑色的短毛,看上去也没什么特殊的,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黑猫。
都说黑猫并不是吉利的象征。我到现在没明白为什么看上去条件不错的王杰希要从天桥脚下地摊里把我抱回家。不过想这些也没有什么好处,还费神,也不能当饭吃,便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了。
于是至此我必须要说一点,叶修和王杰希,勉强算他们为我的两个饲主,并不是一直住在一起,这约摸是属于王杰希的房子,叶修一周来三四天。
我一直觉得他俩的关系好得令人奇怪,直到有一天,大概是被人们称为情人节的日子,从来不拿东西只身过来的叶修,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巧克力,塞在王杰希的手里。
他们像我见过的恋人一样拥吻,随后叶修瞥见了在一旁的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一切都有了解释。
我被他们自然而然地关在了房间门外,好在他俩还算有良心,像糊弄其他猫一样给我额外加了一顿餐。
不得不说人类总是这样自作多情,这样做仿佛就像我有多么想知道他们正在做什么一样——不过又是一对普通的情侣罢了,不过像所有普通的情侣那般。而事实上我并不感兴趣,只是对额外的加餐而感到稍稍的开心。
冬季的屋子温度总是被空调控制得令人懒洋洋的,甚至于我几乎忘了冬季应该有的严寒。日子就这样过着,不知道他俩在没有我参与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但是至少在有我的那时,是再平淡不过的,转眼就到了初春。
只记得有一天半夜我从窝里跑出来准备找点吃的垫垫肚子,却正巧碰见了从卧室里揉着头发走出来的叶修。大概也因为没开灯,叶修没有看见我,径直走到了冰箱前,微弱的橙色的灯光亮了起来——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类倒是和我有些许默契。
我在猫粮盆里找到了晚上没吃完的食物,但是看上去叶修却没有这么幸运。他翻了翻,好像没有什么收获,这时却是王杰希出来找他了。
客厅是连着厨房的,中间隔了一个半人高的木质的柜子。客厅的灯亮了起来,王杰希看见了冰箱前的叶修。
“饿了?”王杰希似乎是准备去做些吃的。我吃完了剩下的猫粮,盘在一旁看着他俩。
叶修只穿了一件看似宽大的白色衬衫,还有一件外套是王杰希刚才给他披上的。他倒着坐在凳子上,整个人靠在椅背上,侧着头看着在厨房的王杰希。
王杰希端着碗坐到叶修对面。至于王杰希到底做了什么——反正我也吃不到,对于我没有的东西,我向来不在意。
我看着王杰希,第一次仔细地打量了这个人类,才发现其实他的两个眼睛大小有那么一点不一样,这下他为什么抱我回家的意图倒是终于明了了——我倒是经常被人说,因为两只眼睛颜色不太一样,看起来眼睛仿佛是一大一小一般。
解开了我并没有多在意的疑惑,对于人类无聊的动机暗自吐槽了一番,我决定趁着他们没有发现我,走回属于我的窝里在天还没亮之前再补一觉。
初春便这样渐渐到了它最繁华的时候,接着带来了聒噪的蝉鸣和难熬的热浪。
而这样燥热的夏天或许是因为那常开得太低的空调变得似乎常伴随着由骨子里散发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