璨辰凌风

50fo点梗点文

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重要的事要说三遍x
就cp加梗,写前二
我吃的比较乱嘛,随便什么cp都行x
王者全职
阴阳师的话,狗崽吧
顺便谢谢不嫌弃我更新慢一直fo着我的大家.比心

【狗崽】莫作双

一发完结
大概前面瞎扯后面稍微正经一点.
————————————————
01
妖狐是寮里第二个来的sr,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寮里唯二的sr。不过作为少有的sr,升级材料自然都是归他的,福利上算得上是寮里最好的。

可是就算这样,妖狐还是普通的妖狐,不能像隔壁家的妖狐那样一口气扇出几十道风刃,也不会次次都发挥失常。说起来也是苦了妖狐,阿爸分下来的任务大多都落在他身上。

妖狐虽是不情不愿,却也不算消极怠工,肩负着重担的妖狐常常想像那些普普通通的妖怪一样,能悠闲地躺在庭院里,看看日出,看看日落——顺便还能和小姐姐们谈天说地——即使不受到重用,却也活的自由自在。

02
还记得当时妖狐正和雪女在山上搜集材料。天不巧下了大雪,漫山遍野都是白茫茫的。

——倒是很符合雪女的形象。妖狐心里想着,耳尖动了动抖下薄薄的一层积雪。

队里一如既往地除了自己和雪女清一色的R卡,这倒不算什么,可是妖狐看了看——兵俑,座敷童子还有食发鬼——真的是一个能调戏的都没有。这种天气应该放假才对。

妖狐俯身去找逃走的小妖怪留下的钱袋,却没想一弯腰被天上掉下来的石头溅了一脸的雪末。
晦气。

妖狐腹语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再看向那石头,却被吓了一跳——哪里是什么石头,分明是个活物,还是个周围围绕着金光的活物。

那小家伙的上半身全部栽进了积雪里,露出雪面两条腿在外面蹬了几下,却是徒劳无获,依旧是那个倒栽葱的姿势。

妖狐看着他,想起鲤鱼精小姐前段时间和他说,ssr来的时候可壮观了,淡淡的金光围绕在四周,真是羡慕煞人——可惜自己只是一张R卡罢了。

莫非这是传说中的ssr?金光是有了,可这壮观,难不成就是把半个人都埋到雪里去?妖狐发誓,就算给了他一身金光,他也不愿意直接摔到地上来和大地来一个亲密接触。

妖狐拽着他的脚踝像拔萝卜一般把他拎了出来。金光终于散去,传说中的ssr就这么被倒着拎着,和妖狐来了一个四目相对。

生的倒是好看。

妖狐看着它,不过这稚嫩的脸上哪有属于大妖怪的气势?

“好了快把人家放下来。”雪女看着两人大眼瞪小眼,开口提醒妖狐。

“……哦。”妖狐才反应过来,把他放到地上。

“叫什么名字啊小朋友。”雪女看着他站着拍打着自己身上的雪花,蹲下身问。

“莫要称吾小朋友。”微微皱了下眉,略带稚气的声音传出,“吾名大天狗。”

雪女看着大天狗严肃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倒是妖狐接过了话头。

“小生倒是很期待看见不像小朋友的大天狗大人呢。”妖狐展开手中扇面,掩住带着笑意的嘴角。

看着大天狗要辩解,雪女在他开口之前接了话。“他倒是一直这幅样子——我叫雪女。”

“小生妖狐。”妖狐看着大天狗——或许自己期盼已久清闲的日子就快到了呢?

然而事实证明妖狐的想法是错误的。

妖狐看着在雪地里跌跌撞撞走着的大天狗——清闲的日子还得等很久了。

妖狐刚刚回到寮里还没坐安稳,阿爸的任务就又下来了——不仅没少,还多了带孩子这一条。

SSR是有了,清闲的日子也会有的,但是——妖狐看了看刚刚到自己腰间的大天狗。

来日方长啊。

03

为了奔向不用出任务,不用奔波,能天天和小姐姐们泡在一起的小康生活,妖狐把自己的达摩全部留给了那个刚刚入寮的少年。

说起来时间倒是过得也快,快到一天妖狐像往常一样给大天狗达摩蛋的时候发现大天狗已经满级了,而自己倒还在33级停留着。

终于熬出头了。

这段时间给大天狗又当爹又当妈,终于不用再过带孩子的日子了。妖狐抱着两个达摩蛋自己吃了下去。

本以为漫长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长。自己都没注意到身边站着的大天狗早就比自己高那么一点儿了,说话的声音再也不奶声奶气,抬手就能带走一片小怪,能配得上自己一句大天狗大人了。

终于解放了。妖狐躺在庭院中的草坪上,嘴里叼着一根草蒂。

只是自己闲下来了小姐姐们却都不在了。妖狐看着在庭院中蹦哒着的达摩,终于空下来却是不知道做些什么好了。
这样的日子意外的无聊啊。妖狐想。

04

寮里破天荒地放假了,听说是因为阿爸要和这儿断联一阵子的缘故。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妖狐正对着镜子画着脸上的纹饰,而后是一阵敲门声。

妖狐放下蘸着朱墨的笔开门,先入眼的是几片黑色的羽毛。

“你来这儿干什么?”妖狐有些诧异。自从自己被换下主力队就少见到大天狗了,毕竟现在的大天狗过得是以前妖狐过的日子,整天忙的几乎闲不下来。

“莫非…是找小生算之前欺负你的帐来了?大天狗大人可不能这么斤斤计较。”妖狐半眯着眼睛笑着半开玩笑地说道。

“不是。”大天狗答道。“无事可做罢了,正巧路过。”

这回是妖狐笑了出来——这不正和自己当初一模一样吗?不过或许大天狗根本没想过闲下来要做些什么罢了。
妖狐仔细打量了一下多日未见的大天狗,当初自己是没看错,今日大天狗当真成了寮里的颜值担当,只不过——寮里的大家都说它可怕的紧,没人敢接近它。

哪里可怕了,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不苟言笑。

妖狐转身回到镜子前重拾起墨笔。

“大天狗大人找小生,莫不是让小生陪你玩的?”妖狐半眯着眼睛笑道。

大天狗皱了皱眉,显然是不想争辩什么,只默默地站在门口。妖狐从镜子里看着这样的大天狗只是觉得有趣,余光看着大天狗,在自己脸上点上最后一笔。

05

妖狐看着站在门口的大天狗,又想起了当初栽在雪地里的小家伙,终究还是没把人赶出去思索了一番才想起不知何时放在橱柜里的酒。

许久没有清理过的矮桌正巧置在樱花树下,花瓣洋洋洒铺满了木质的桌面。

“大天狗大人说笑了,哪有什么媚术。”妖狐听闻诧异了一下,便笑了起来伸手抹去落在庭院木桌上的樱花瓣,透彻的酒从瓷瓶里淌出流入杯中。“可是大天狗大人有了心仪的女子?”

“不曾。”大天狗接过酒杯放在嘴边抿了一口,“……或许也是。”

“那小生便是无能为力了——大天狗大人也知道,小生从来都是不谈情也不说爱。”妖狐看着大天狗有些意外——本事随口一问,原来这人也会有情?

“小生只是好奇,那人长得漂不漂亮?”妖狐手指轻轻在扇骨上敲了两下,“小生倒是很好奇能让大天狗大人动心的是哪位小姐呢。”

“……”大天狗抿了抿唇,被睫毛遮去大半的眸子中映着杯中微微晃动的清酒,双唇微启,到唇边的话语终究没有出口。

——如果没有媚术,又为何会觉得微微上挑的眼角,嘴角牵起的弧度,甚至是一举一动都如此令人无法不在意。

06

——小生不谈情也不说爱。

妖狐兴致盎然地观察了几天也没发现大天狗所说的人是谁,便也将此抛之脑后了。
日子还是照常地过,大天狗还是那个大天狗,永远都忙着出任务。妖狐还是那个妖狐,不谈情也不说爱的那个妖狐。

樱花早已落了,取而代之的是在清池中绽放的荷花。妖狐坐在石阶上接过鲤鱼精小姐递给他的莲蓬。

“鲤鱼精小姐今日可是格外的漂亮。真巧小生无事可做,不知能否与小生攀谈几句?”妖狐笑眼盈盈地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鲤鱼精。“小姐不必害羞,小生虽是狐妖,但却是个好人。”

“真…真的吗。”鲤鱼精羞红了脸,却是犹豫了一下,“我…我不能上岸的,那样我会很脆弱的。”

“小姐又在担心什么,小生哪会让您受伤。”妖狐展开扇面,右手伸到了鲤鱼精的面前,却是没等她回答,径直将人拉上了水面。“正好也上来看看岸上的景色——小生不瞒您说,比这水中可是好看得多。”

“啊,那个,我——”鲤鱼精有些慌乱,却发现一个巨大的泡泡围在自己身边。

“小生说了会保护小姐安全的,小姐莫要信不过小生了。”妖狐看着鲤鱼精道。

“那…那就就谢谢您了!”鲤鱼精这才仔细看了周围的景色——确实比单调的池塘丰富多了,不禁有些欣喜起来。

“小姐把手给小生吧,小生带您去参观一下。”

鲤鱼精把手伸出来,脸上带上甜甜的笑。妖狐牵起人的手在人手背上轻吻了一下。

“小姐真是单纯呢——”妖狐笑了起来。

“什么?”鲤鱼精还没反应过来,却发现妖狐尖利的牙齿已经嵌入了自己手腕的皮肤。

“你…你要干什么?”围在鲤鱼精身边的水泡兀地炸开,鲤鱼精跌坐在地上。

“小姐,小生要开饭了。”

07

妖狐第一次感觉到属于大妖怪的威压。

胸闷到透不过起来,扯出一丝笑容都有些勉强。

“这不是大天狗大人吗,发生了什么事吗。”撞到妖狐眼前的是人黑色的羽毛。

“你吃了鲤鱼精。”

妖狐抬头,大天狗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气势突然散去。

“如大人所见。”妖狐深吸了一口气,身前只剩下一片橙色的鳞片。

“她喜欢你。”

“那又怎样?小生说过的,小生不谈情也不说爱。”妖狐看着大天狗。“如果大人没事那小生就先——”

“妖狐,你未免太过分了些。”大天狗俯身将鳞片捡起收入怀中,却是拉住妖狐手腕硬生生打断了人的话。

“不知这又有何过分之处?”脱身未成妖狐只好回身,注视
着大天狗的眸子笑道。

“说起来是鲤鱼精喜欢我,又不是大人您喜欢我,这又关你何事?”

“追求大义之人不应为一己私欲而牺牲他人。”大天狗皱眉,似是不满于妖狐的态度。

“哦?难道大人就从未吞噬过小妖怪?”妖狐听了反而笑出了声,扇子持在手中在人胸口敲了几下。“不仅是小妖怪——若是哪一天,小生也一起被选做了您的垫脚石,大人又能反抗吗?”

“不会的。”大天狗握住妖狐合拢的扇,“我绝不会——”

“大人倒是好决心。”妖狐看着大天狗握在自己扇上的修长的手指。“不过小生倒是好奇,大人为何对小生如此执着?”

“…”大天狗沉默不语。“真的要听?”

“那是当然——小生洗耳恭听。”

“我喜欢你。”

大天狗握在扇上的指节因为用力微微有些发白,看着妖狐惊愕了一瞬的眸中瞬间再次化为荡漾着的笑意。

“那位大人的意愿,我们什么时候能反抗过了?”妖狐松开握着扇子的手。“天命不可违,即使大人您也无法逃脱。这是我们的命。”

天命?大天狗手中手中攥着妖狐的扇子。“我只追寻大义。”

“那大人便寻您的大义,小生和您道不同不相为谋。”妖狐将扇子留在大天狗手中,转身离去挥了挥手。“小生说过,小生向来不谈情也不说爱。”

08

从那以后妖狐再也没见过大天狗,却没想到再次相见是当初一语成谶——地上纷繁复杂的阵法一直蔓延到墙壁上,幽暗的烛火堪堪照亮了屋子。

“好久不见啊大天狗大人。”妖狐靠在墙边,看着站在门口的大天狗却是一言不发地走到自己身边。

“最后一次见面不打算说些什么吗?”妖狐看着已经走到自己身前的大天狗,依旧是平时那副样子。

大天狗半阖的眼帘下眸子映着烛火的光。

“唉,真无趣——大人依旧这样不苟言笑。”妖狐手指轻轻缠上人发丝。

“是我错了。”大义?什么是大义?自己追求的大义究竟是什么?一切大义在天意面前顷刻间化为乌有。

“说过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大天狗大人不应该动情的。”妖狐勾唇,却没想到面前人竟是吻了上来——单纯的唇瓣相贴,一瞬间温度似是被人掠去。

——真是有趣的方式。妖狐诧异了片刻,终于感受到消散的妖力。

“即使知道小生是这样的人也不会死心吗。”妖狐推开对方,却没想到大天狗竟是抱了上来。
肩头一片温热。

“大天狗大人也会哭吗,也是让小生长见识了——不过消失的是小生啊,大天狗大人为何比小生还伤心呢。”

妖狐低头看着埋在自己肩头的大天狗,倏地笑出了声。

妖狐看着自己快要消失的身体,却是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那是鲤鱼精小姐——最早来到寮里的一只鲤鱼精。

“你不是说喜欢我吗?你,你不会吃我的对吧!”鲤鱼精脸上挂着泪痕,绝望的脸上只存有一丝希望。

妖狐当时还带着面具。或许和现在的大天狗的心情一样吧?妖狐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最后自己的手搭上人肩膀时对方破灭的希望。

或许从那一刻起妖狐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了罢?

——小生不谈情也不说爱。

不过现在——妖狐看着身前的大天狗。

或许还存在于世上的人比消失了的更痛苦吧?

妖狐最终是消散在大天狗的怀抱中的。

——“小生只是觉得大人确实是个有趣的人,若是有来生,小生愿意破例,和大人谈一个恋爱。”






09

妖狐不知道,也不会知道,从此以后,大天狗还是那个大天狗,那个不苟言笑的大天狗,只是少了一个为了他而收敛气场的对象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