璨辰凌风

【邦信】长街霓虹

一发完结
@孙澜阁 的点文.因为一直没回我我就擅自决定了?
现代背景醉酒梗x
——————
小区路灯乳白的灯光晕开在松树埋着些灰尘的松针上,映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影子。闹市街头沿街商铺的灯光五颜六色地交杂着,凌晨的生意总是好的吓人,更不用说夏季的大排档,洋洋洒洒的桌椅早已不能被小小门面局限,铺散在一旁的人行道上。

嘈杂的人声传入安静的新式小区,到了高层便隐隐约约,到了可以完全忽视的地步。而真正把刘邦从床上叫起来的却还是一旁响个不停的手机。

刘邦闷着头故意错过了两三个电话,等到第三个电话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才坐起身来,手指嵌入发丝间发泄似地揉了揉,极不情愿地点了接听放在耳边应了一声,看着一串不知名的陌生号码,想着一会儿怎么宰了对面这个大半夜扰民的小兔崽子。

“你猜我过得好吗。”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持续了几秒,被一个轻得仿佛是自言自语的声音打断。

“………”管你去死。刘邦被对方的话问得不明所以——合着大半夜一个陌生人莫名其妙的夺命连环call第一句话却是猜他过的好不好?诈骗的之前还让猜他是谁呢。

刘邦对着手机竖了个中指按了挂断,然而手机在被刘邦扔到枕头上的那一瞬间再次响了起来。

“你有完没完了啊。”刘邦拿起刚放下的手机,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你打错电话了。”

依旧是汽车擦身而过的声音,这回对面却迟迟没有回应。

这人有病。

刘邦在等了十秒依旧没有回音之后得出了唯一的结论。刘邦突然觉得自己好心没有第一次就把他拉进黑名单简直就是一个错误。刘邦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手指刚放在挂断的按键上,却听到了对面迟了许久的答复。

“没有。”那人沙哑着声音,沉默了一会儿仿佛愤恨地开口,带着些口齿不清的含糊。“刘季…你他妈竟然连老子都听不出来了。”

“…韩信?”刘邦挑了挑眉。本来被人大半夜的电话吵醒的烦躁倏地下去了半截,仿佛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这声音哑得变了味儿,语气失了平时的沉着和执著,仅仅带着些单纯的发泄和委屈。刘邦听人这么一说,也觉得耳熟——耳熟到令人心烦,比之前单纯的生气更加难以形容地心烦。

自从两人分手之后韩信便换了手机号,两人再也没联系过,这会儿刘邦是听出来了,对面那头是韩信的声音。

“大半夜的谁有空管你是谁啊。你喝酒了?”刘邦揉了揉眉心,不知为何感觉心浮气躁起来。这人现在多半正把大半个身子都靠在不知道哪里的酒馆或者小饭店的桌子上,一旁堆着不少酒瓶,却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手机,仔细注视着屏幕——刘邦皱了皱眉,仿佛人的酒气隔着屏幕就透到了自己身旁。

“我们已经不在一起了。”

“我…嗝…我知道。”人手中的易拉罐毫无保留地砸在桌子上,传出了一声在喧闹的环境中并不显得十分突兀的响声。

“那你想干什么?”刘邦往后靠了靠,砖土水泥砌成的墙透着丝丝凉意。

“我想和你说…我过得挺好的,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好多了。”对面喧杂的背景音几乎要盖过韩信的声音,隔壁桌的酒瓶相撞的声音响得清脆。

“所以呢?为了向我吹嘘你的现状?”——一个醉鬼的胡言乱语有什么好听的呢?刘邦手放在挂断的键上,终究没有按下去,只是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听人的话却破天荒的不是生气,五味杂陈在一起最终汇聚成一个词——

糟心。

真他妈糟心。

“我现在想睡多晚睡多晚。”韩信笑了一声,没有理会刘邦刚才的话,几乎接着上一句自顾自地说着,也不管对面的人有没有听到——仿佛只是单纯的向着那冰冷的,方块状的机器夸耀着自己的处境。

“想浪多久浪多久。”

“就算我顿顿不吃饭,下雪的时候在大街上裸奔”韩信顿了顿,索性趴下来把手机枕在了手和头之间,指腹拨弄着泛着凉意的罐子。

“——都没人管我。”

“哦?那你现在脱光了奔一个试试。”刘邦听着,开口回道。

“唔…你,你别说话啊。”

“我酒想喝多少喝多少。”

“我饮料喝到吐都没事。”

“我现在就可以去超市放火。”

“我就算去把银行砸了都没人拦我——”

“韩信。”刘邦硬生生打断了韩信滔滔不绝的话,手里紧紧攥着手机。

“我,刘季,在这儿和你说,你就算现在上天去和太阳肩并肩也不和我有一毛钱关系。”

“我还没说完呢。”

韩信顿了顿,“我现在!就要把窑子里所有的女人全都嫖一遍。”

“说够没有。”刘邦开口,“我说了,你,干什么不关我事。”

“我现在!…现在!…就……。”声音兀地低了下去,嘈杂的声音这回彻底盖过了韩信最后小声的话语。

“韩信?”对面彻底没了声音。刘邦看了眼屏幕,通话还在继续计时。

“嗯。”短促的鼻音从电话中传出来,嘈杂声渐渐远离,抽噎声在安静的环境下终于被衬托出来。屋里随着人话语停止彻底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时钟转动的声音。

“…你他妈不会哭了吧?”刘邦抬眼看了眼墙上的挂钟,不偏不倚正好指向三点整的位置。

“没…。我…嗝…堂堂正正的大男人,有什么好哭的。”韩信抽了一口气,“刘季,我和你说,我…他妈就算去死,也,不在你面前哭。”

刘邦按了按眉心,舒展开不知道什么时候皱起的眉头,压住心中莫名的怒火。

“行,那你去死吧。”

这句话换来了对面的沉默。

“好。”

接着是电话挂断的提示音。

刘邦把手机扔到一旁床头柜上,深吸了一口气把脸埋在双手里。高悬着的月亮把月光透过百叶窗撒在半合着的卧室门上,韩信的那一声好像复读机一样重复播放着——就像那天,自己嘴角勾着一丝嘲讽的笑容看着人沉默地站在门口,不冷不淡地开口。“你有本事滚出去啊。”

韩信只是双唇微启,又把话尽数吞了回去,欲言又止最终转身。

“好。”

韩信就这样消失了,带走了所有属于他的东西,再也没回来过。

——走了便就走了,又不是离不开他。刘邦本来是这么想的,而后日子也就像往常一样过着,直到这一通电话,所有隐藏着的,微不可闻的感情就在一瞬间再也藏不住了,大声呼喊着,指责着自己完完全全错了。

真他妈见鬼了。

刘邦握拳,狠狠地砸在床上,伸手拿过一旁的手机,手指划到通话记录的界面,对着那串陌生的号码点了下去。
提示音足足响了半分钟才被接通。

“你在哪?”刘邦从床上爬起来,套上挂在床头衣架上的衬衫。

“不告诉你。”韩信蜷缩了一下身子,坐在石阶上。

“在哪!”刘邦把手机开了免提揣在兜里,在门口匆匆穿上了鞋。“你不是想要人管你吗?我来行不行?”

“……不好。”韩信抬头看了看门口一年四季长青的松柏。“你还会不要我的。”

“…靠。”刘邦第一次觉得和别人交流如此憋屈。“你说不说?”

“……。”韩信手里还拎着一听啤酒,听了刘邦的话也不管人看不看得到,就这么摇了摇头。

“…韩信。”

“韩信。”

刘邦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到头来,不过是人一通电话,便让自己彻彻底底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想过放下他,只不过两个人都太过于倔强,没有一个人想放低姿态。

“我错了。”

“你回来吧。”

“你在哪。”

这大概是自己人生中第一次道歉吧?刘邦自己想着。如果韩信不给自己脸——刘邦想了想,要杀要剐舍不得,最终却也就没什么办法了。

“……。”

韩信抬头看了看被夜市的灯光衬托得暗淡的星,“…你家楼下。”

楼道里脚步声骤然停了下来。

“……。”刘邦看着缩在楼梯口的韩信莫名笑了起来,对方身上酒精的味道呛得令人难过。

刘邦伸手到韩信面前,本是想把他拉起来,却没想到韩信竟是像一只炸毛的猫一般在刘邦的手上啃了一口。

刘邦蹲下身去,双手环着人把他从地上拖了起来,手指上还带着些轻微的疼痛。

刘邦紧紧抱着怀里的人,笑了一声。

“还敢咬我,我管你去死。”
——————
大概暑假前最后一发更新
我的愿望是不要掉粉xx

评论(14)

热度(80)